有鱼

不群发节日祝福短信是我对节日和自己语言储备量最起码得尊重。

我又来恶搞翻译了——big girls don’t cry,翻译成东北话:大妹子憋哭;翻译成豆瓣体:女汉子别哭站起来撸!翻译成空间体:别哭泣,坏人会笑,别低头,皇冠会掉。

每当想把英语歌词转换成中文的时候,就越发觉得中文是门吊炸天的语言,同一句英文,翻译的普通一点:当你用谎言骗我的时候,可曾想过我的感受,我们床第温存,却同床异梦;翻译的文艺一些:信誓旦旦,不思其反,反是不思,亦已焉哉;翻译的二逼一些: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谎话?滚回床上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。

中国式的父爱大多深沉而寡言,但它存在在一切细节,比如我家老王:幼儿园,我笨得连8都不会写,他不急不躁;义务教育的那9年,我当伪学霸,他不惊不喜;大学时,他学会发短信,第一条发给了我,问我——钱还够花吗,对所谓的考证、评优,他不闻不问;我是土豆狂魔,他会N多土豆的做法,手起刀落,他不慌不忙;直至如今,我未嫁,他虽急,却不催不逼——不急不躁、不惊不喜、不闻不问、不慌不忙、不催不逼……老王给了我极为自由和宽容尊重的成长空间,小王未曾让老王骄傲过,只能努力自己过的更好当作回报。#我爱我家老王#

我与出租车(司机)斗智斗勇二三事
在杭州,最难的不是嫁人、养孩子、买房子,而是打车、斗出租车司机。
1、我创造过这样的纪录:加班到半夜十一点,打车打了一小时到凌晨,经过的车毫无例外的拒载,说自己很辛苦了,要回家睡觉,我当时心里只想狠狠问候出租车司机他们家所有亲戚。
2、我遭遇过这样的忽悠:
周末临时接到大boss电话,有重要任务,并且我务必要在半小时之后赶到某处,打了辆的,上车告知地点后,司机表示路他熟悉的,结果把我拉到了西湖边…最后解决的方式就是他又把我拉回上车地点,此时我只剩下10分钟,于是,只能撒开腿——跑!还好姐练过,10分钟内跑到了凤凰山脚下。我真心不知道得多么不走心,能把在凤凰上脚下的地方拉到西湖边去,并且拒不认错。事后我毫不客气的投诉了。有同事听我提起过此事还质疑我的做法,指责我这也值得投诉,很抱歉,我觉得必须值得。我不能因为他的失职买单。
3、我曾碰到过这样的中途卸客:
我:前面红绿灯拐进去200米的样子。
司机:什么200米不200米,你自己走走么好了,我不高兴弯进去。这么点点路。
我:那么你不要收钱好了,就这么点点钱。
4、我曾见识过这样的直男癌晚期患者:
司机:这么早回家啊
我:10点了
司机:还早么,怎么不在外面玩玩。
我:(滚你丫的)
司机:你怎么不说话啊,跟男朋友闹别扭啦
我:你专心开车
司机:你还没结婚吧,一看就是
我:你快点开
司机:女孩子还工作干嘛,早点嫁人生孩子么好了
我:师傅,就这停车